笔趣阁 > 惊奇赘婿免费阅读 > 第252章 奇门遁甲(今日1.2万字...求月票)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:www.xiaoshuo8.net

    “啊!谁踹我…”

    他竟被人一脚踹了下去…

    黄小雪看着最后两个对手也掉入坑中后,脸上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朝树上喊道:“放我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黄助教!”

    原来黄小雪并不是凭空飞起来,而是身上绑着一根绳子,被人拽上树的。

    当黄小雪重新站在地面上时,隐藏在附近的学生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哇!太棒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,真的赢了!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我们竟然击败了学堂最厉害的学生!”

    一名之前被谢胜利欺负过的学生走到坑边上,“谢胜利,之前你不是很牛的吗?现在怎么像个大爬虫了?”

    此时谢胜利趴在坑底,脑袋被摔得昏昏沉沉的,随后又被后掉下来的李奕踩了一脚,现在只感觉体内翻江倒海,气血翻滚,险些要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奕,之前那脚怎么样?”又一名学生也来到了坑边。

    正是他把李奕一脚踹进了大坑中。

    “陈凯德,你这个无耻小人!竟然敢踢我!”李奕在坑中大骂道。

    被称作陈凯德的男学生“嘿嘿”一笑,“踢的就是你!你难道忘了?之前你和谢胜利联合起来骗我,非让我和你比试弓箭,最后我输了,就逼着我从你的裤裆下钻过去?”

    他转而神情大怒,“如果今天你不从我的裤裆里钻过,我就一定不拉你上来,让你困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李奕脸上闪过惊恐之色,但很快又淡定下来,“笑话,这不过就是场比试,李教官看我们没有出去,一定会进来找我们的!就算你不拉我上去,李教官也会来救我们的!”

    陈凯德心中一沉,李奕说的没有错,只要他们认输投降,按照规矩,就会被送出竹林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他过去所遭受得屈辱就不能报了。

    陈凯德本虽然出身普通家庭,武功也很一般,但他却有个聪慧的脑袋,十分懂得变通,这从他能不靠关系就能考入军官学堂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之前谢胜利等人在林中来回打转,于是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“李奕,你就别痴心妄想李教官还能来救你了!

    这片竹林已经被我们齐教官施展了法术,除了我们七班的人外,任何人都进不来,也出不去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陈凯德虽然在诓骗李奕,但他的语气十分自信,不了解实情的人还真容易被他唬住。

    李奕果然信以为真,神情变得惊惧,脑海中更是回想起之前他和其他同学不停在竹林中打转的情景。

    ‘难道齐天真的会法术?这也太惊奇了!怪不得齐天可以两次击败雄狮军团,看来战神之名名副其实啊!’

    如李奕心中所想,玄古大陆有人可以手劈大山,挥指断河,但这些只是限制在武林中人的范畴内。

    像是施展法术这些,就只有隐藏在阴暗中的术士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术士也不一定能可以施展迷阵,倒是续命,延年益寿的传闻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放我出去,我…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李奕脸上充满颓唐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李奕,你不能听他的,他就是故意让你出丑!”谢胜利这时已经恢复了清醒,愤怒的大吼道。

    只是李奕又何尝不知,但眼下除了妥协,还有别的办法吗?

    “胜利,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脱困吗?”

    谢胜利神色一顿,立刻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掉入的大坑深达五米,四壁更是光滑无比,根本无法攀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谢胜利,你也有今天啊?”另一个学生也出现在大坑边上。

    谢胜利抬起头,借着月光正可以看到探出头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,魏东?”谢胜利脸上露出些许慌乱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,咱们之间是不是也需要算算旧账了?”魏东脸上露出一缕奸笑。

    谢胜利双手不自觉地握了握,“魏东,咱们都是年轻人,平时难免做事冲动了一些,但咱们毕竟是同学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”魏东大笑起来,随后面色一狠,“谢胜利,你也有服软的时候?之前你醉酒闹事,就因为我顶撞了你一句,竟然把我打成重伤,足足在家躺了三个月!我父母担心我落下后遗症,夜夜哭泣,我家里的生活也是一落千丈,这些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谢胜利的神色越来越难看,突然,他猛地怒吼道:“魏东,你可不要乱来,要记住,以后你我还要在同一所学堂上课,抬头不见低头见!

    如果你太过分,就算你今天得逞,以后我还是能找回旧账的!”

    魏东紧紧握了握拳头,神色无比的愤怒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,谢胜利这话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虽然他可以借着今晚的优势,好好折磨谢胜利一番,但过了今晚,以后又该如何?

    谢胜利心胸狭隘,早晚会找自己报仇的。

    “魏东,陈凯德,你们都不用害怕,就算谢胜利这些人出来,以后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!”黄小雪这时出声了,如同一头愤怒的小狮子。

    “黄助教。”

    魏东和陈凯德看向黄小雪。

    “这次比试胜负已分,李教官彻底输了,而我们的齐教官,也会成为学堂第一兵法教官,以后咱们班上的同学有什么事,自然有齐教官为我们作主!”黄小雪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坑底,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,“谢胜利,你可别忘了,我们齐教官可是一棍子就把你晕过去得,如果你不想受伤,以后怎么做,你应该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谢胜利神色复杂,看着黄小雪的眼神,既有爱意,又有恨意,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魏东和陈凯德也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之前,学堂里没有老师愿意带这些既没有本事,又没有背景的七班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习惯自己靠自己,寄人篱下的学堂生活。

    但眼下他们不再是无依无靠!

    齐天,齐教官就是他们最强大,最值得信赖的倚靠!

    “谢胜利,我让你现在跪下,向我磕头认错,否则…”魏东从坑边上搬起了一块大石头,“否则我也让你感受一下重伤是什么感觉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谢胜利目光惊诧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给你三个数,如果你不跪下,可不要怪我出手无情了!

    另外你也不要想着报复我,我们现在可是齐教官的人!”魏东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此时在竹林外的齐天,俨然就是这些七班学生的保护神!

    魏东这话非常解气,其他七班的学生也围了过来,出言鼓励道:“魏东,我们支持你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谢胜利这些恶霸过去太嚣张了,必须给他们点教训!”

    “魏东,无论你今天做出什么,我们都和你一同抗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咱们七班的人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魏东和陈凯德看着同学们灼灼目光,心中一热,差点流出眼泪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此刻,七班不光赢得了胜利,更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一心!

    “谢胜利,跪下!”

    “谢胜利,跪下!”

    大坑边缘立刻被七班的学生围住,所有人一同齐声高喊,一个个愤怒的看着坑底二人。

    谢胜利和李奕的心神彻底慌了,再无往日的高傲。

    终于,在众人的威压之下,谢胜利“噗通”跪在了地上,“魏东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耶,耶,耶!”

    “魏东,恭喜你,大仇终于报了!”

    所有开始恭喜着魏东。

    魏东此刻心神愉悦,仿佛多年压在心中的大石头,终于被搬开了。

    黄小雪又看向陈凯德,“凯德,你打算怎么惩罚李奕?”

    此时黄小雪就像是‘老鹰吃小鸡’游戏中的母鸡,而周围的学生都是她保护的‘小鸡’。

    陈凯德看着坑底的李奕,神情满是怨恨。

    要知道,男儿膝下有黄金,胯下之辱更是所有男人都难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哪知,还没等陈凯德说话,坑底的李奕也跟着谢胜利一样,“噗通”的跪在坑底。

    “陈凯德,我错了,之前不该逼着你和我比试,更不该让你忍受胯下之辱,请你大人有大量,念在我们是同窗的份上,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李奕比谢胜利识趣很多,知道今日如果不给出个态度,他很难有善终。

    况且,连不可一世的谢胜利都跪下了,他又怎么可能不跪呢。

    陈凯德看着李奕认错的模样,犹豫半响,最终叹了口气,“唉,算了,都是同学。”

    李奕神色一怔,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凯德,他没想到,陈凯德竟然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黄小雪看着坑底认错的谢胜利还有李奕,又扫了一圈兴高采烈的七班学生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在她心里生起。

    她露出个微笑,仔细感受内心的激昂,‘原来胜利、被人需要的感觉这么好!’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既然我们已经胜利了,该把他们拉上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大家要记住,首先他们要投降,认输,然后主动放下兵器,最后自己把自己绑起来,咱们才能拉他们上来。”

    黄小雪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黄助教,我们知道了!”学生们已经自觉的兵分三路,向着之前的大坑行进而去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竹林东边。

    “齐教官,你好兴致啊!”李教官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伯符则站在一旁,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,他已经站在这里一个时辰了,晚饭的时间也早就过了。

    齐天抬起头,“还可以吧,我早就知道不可能这么快结束,所以让人提前买了一些烧烤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向李伯符,“李司业,不如一起吃?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李伯符赶忙跑过来,刚才齐天架起篝火时,他就饿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场比试可以很快就结束,毕竟双方学生距离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六十名学生一进入竹林就像沉入海底的石头,没有一个学生出来。

    齐天扯下一只鸡腿递给了李伯符。

    “谢谢!齐教官是如何知道他们没有这么快出来?”李伯符接过鸡腿,心中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齐天表现得太自信了,甚至还命人去买了炭火和烧鸡,很明显他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“因为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”齐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李伯符眉头一挑,“不知齐教官能否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李教官,也不自觉的向着二人靠了靠。

    按照他之前的构想,这场比试应该早就结束了,毕竟他的学员全副武装,每个人都拿着武器,想要战胜手无寸铁,只有几捆麻绳的学渣,简直就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但…一个时辰过去了,连天都黑了,他精心挑选的学生一个都没有出来,甚至连七班投降的学生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李司业听说过奇门遁甲吗?”齐天咬了口一口鸡胸肉说道。

    “奇门遁甲?也属于兵法吗?”李伯符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齐天想了想,“奇门遁甲的应用很广泛,最有名的就是预测未来,但很多人却把他运用在了战争上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?”李伯符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“奇门遁甲的本至是一种高等天文物理学,运用起来,可以将时间,方位,任何有利于自身的因素或是自然之力,放大到极限的学术。

    大成者,可以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我也只是学得一些皮毛而已。”齐天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学问?”李伯符脸色红了红,“不知能不能向齐教官讨教一二?”

    他一个堂堂的学堂司业,年长齐天几十岁,却要虚心讨教,这着实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但眼下齐天掌握着如此逆天的学术,他又怎么能不动心呢。

    在这些老学究的眼里,高深学术带来的诱惑简直不能抵抗。

    “扯淡!世间上怎么可能有预测未来,控制时间,方位,甚至掌控自然之力的学术!”李教官突然出声,语气中有深深的不屑。

    他现在觉得齐天不光是欺世盗名之辈,更像市井中的江湖术士。

    如果人真的可以控制时间,地理,还有自然之力,那和传说中的神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齐天笑呵呵的瞥了李教官一眼,然后对着李伯符说道:“司业,你快点吃,一会儿该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李伯符双目圆睁,楞楞的看着齐天,“一会儿下…下雨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眼繁星满天,圆月清晰的夜空,“你看夜空如此璀璨,根本不是像是要下雨的天气啊。”

小说8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iaoshuo8.net